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 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电影——光影的艺术

1860年前后,默片技术诞生。

人们第一次在荧幕上看到了自己真实生活的场景,后来逐步演变为简单的故事叙述,但大都浅显易懂。

画面而言,单纯的黑白色在短短几年之后就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观影需求,包括电影人本身。

他们逐步开始有了更多追求。

不只是表现清楚事物的形象与彼此间的关系,更重要的是追求美感的提升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于是1935年,世界上第一部彩色电影《浮华世家》拍摄成功。

这标志着彩色电影的问世,自此,电影具备了画面、声音和色彩三大要素

在电影画面中,除去演员所表现出的人物关系与环境氛围之外,电影人开始追求怎样利用其他元素使所要传达的感情更加饱满

而这其中,色彩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浮华世家》剧照

电影界出现过许多色彩美学大师。

波兰国宝级导演——克日什托夫·基耶斯洛夫斯基《蓝白红三部曲》享誉世界,更是在1993-1995三年间斩获包括柏林金熊、银熊等等在内的十四项大奖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蓝白红》三部曲

法国导演西里尔·科拉尔1992年的作品《疯狂夜》中大量镜头被鲜红所笼罩。极端、热烈的表现场面让人亢奋。

最终在第18届法国电影凯撒奖上,《疯狂夜》七提四中 ,成为最大赢家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疯狂夜》剧照

同样在中国,也出现了一位画面呈现极为大胆也极具艺术性的世界级导演。

“国师”——张艺谋

张艺谋的电影大都色彩饱满,情绪热烈,整体色调呈现高对比度,其中尤以早期作品最为明显。

1988年的处女作《红高梁》中就有大量的色彩渲染。

全片以红色为基调,情绪亢奋处再加持得更为浓烈,充分表现出了华北地区浓厚的生活气息与人类最原始的野性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红高粱》剧照

1991年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延续了这种风格。

一个中景镜头就将等级森严的家族中肃杀的气氛完美传递出来,渗入骨髓。

蓝色充斥了画面,压抑笼罩了陈府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剧照

之后的作品也大都保持有鲜明的张艺谋电影风格,大胆的色彩运用,视觉感极强的画面,写实极端充分,写意轻松自然。

包括期间的《秋菊打官司》、《我的父亲母亲》中都用许多篇幅来表现用色彩推进人物行为与故事发展的实用性。

不过相比之前而言远离了艺术性表达,更贴近写实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秋菊打官司》剧照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我的父亲母亲》剧照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我的父亲母亲》剧照

而这一时期大家对张艺谋的电影接受度也呈现良好态势,一方面是有自己明确的电影风格,画面也更多得给人美的享受,另一方面是确实在国际影展上成果斐然。

但这一切赞誉到2002年出现了极大的动摇,因为这一年,《英雄》上映了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这是张艺谋第一次将整部电影都用某一特定颜色作为底色来呈现,这一大胆的艺术尝试却引来了漫天骂声。

有人说他只会玩弄色彩,哪配得上导演;有人说他拍的不是电影,是舞台剧。

质疑声此起彼伏,抨击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但当两年后《英雄》在美国上映引起盛况时,这些质疑声却慢慢消退了,随后美国《时代周刊》评选的年度十佳电影也将《英雄》列在了第一位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《时代周刊》封面

现在看来,《英雄》确实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。

重新审视一下整部电影的着色风格,会品出更深远的味道。

  • 淡青色——贯穿全片的整体基色

在色彩学中,淡青色有安定与和平的寓意。

《英雄》的主旨即是和平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战国末年,七雄连年混战,为了平定天下,秦王开始出兵征讨。

赵国的三名刺客 “长空”、“残剑”、“飞雪”因为秦王对赵国犯下的过错而要竭尽全力将其刺杀。

同样身为赵人的“无名”从小被秦人收养,十年前知道真相后开始苦练绝技“十步一杀”,希望有朝一日能登上秦宫大殿,刺杀秦王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从各自的角度来看,秦王与刺客间的关系天然对立,一边是暴君,一边是狭义之士。

但从宏观视角来看,不论是“长空”、“残剑”、“飞雪”这三名刺客,还是被委以重任的无名,亦或是在百姓眼里残忍暴戾的秦王。

不同的行事方式,最终都殊途同归,四个字——天下太平!!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正如影片最后秦王从残剑书写的“剑”字中悟出的剑法奥义一样:

第一境界:“人剑合一,剑就是人,人就是剑,手中寸草,也是利器。”

第二境界:“手中无剑,剑在心中,虽赤手空拳,却能以剑气杀敌于百步之外。”

最高境界:“手中无剑,心中无剑,是以大胸怀包容一切,那便是“不杀”,便是“和平”。”

以“和平”之色润色全片,是对主旨的坚决贯彻,不论故事所处阶段如何,人物境况如何,“和平”永远不变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  • 红色——爱恨纠葛之战

无名向秦王讲述他的取胜之道。

他利用长空、飞雪、残剑三人之间爱恨交织的关系,使出“离间计”,瓦解了他们的力量,各个击破,因此取胜。

这段故事中残剑飞雪的感情因为长空的介入而出现动摇,后来残剑气愤之下与丫鬟如月发生一夜情,更是使情绪集聚到高点,最终目睹偷情全程的飞雪失去理智,将残剑杀死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红色是热烈、是性欲、是愤怒、是心神不宁,更可以延伸出冲动、牺牲。

飞雪残剑的感情易碎且炽热,残剑如月的缠绵撩拨人心,如月飞雪的强强对立尖锐且猛烈。

这三段关系无不表现着红色所诠释的意义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尤其是之后的树林大战。飞雪内心有愧,而如月愤怒值升到满格。

红衣红叶,映衬出如月对飞雪入骨的恨,那种激烈的情绪冲突被画面渲染达到顶点。

在如月倒下的一刻,落叶由红转黄,生命停止了,激烈的冲突化为片刻安宁。

  • 蓝色——英勇赴死的壮阔

在无名讲述到结尾时剧情急转直下,秦王根据之前与残剑飞雪的交手经验判断出无名所言不实。

残剑飞雪两人大局为重,怎会是心胸狭窄之辈?

真实情况被秦王揭露出来:

无名与长空早已相识,并得其支持,还需残剑飞雪一人帮助即可上殿距离秦王十步之内,完成“十步一杀”。

残剑飞雪二人对于这一计划深表赞同,并都愿成为牺牲者。

此时背景色为蓝色,广阔的心境漫溢出来,舍小我,为大我,这是两位刺客为实现大业所作出的选择。

秦军帐中,飞雪一袭蓝色长衣,面对无名的剑毫无惧色,她知道是时候做点什么了,即便是以牺牲的方式。

在绵延的山脚下,在广阔的天地间,她为理想做了最后的努力。

虽身为刺客,生活在黑暗之中,但不灭的是对所要达成结果的追求,面对艰难抉择,选择牺牲自己,如此胸怀,令人叹服。

飞雪离开之后,残剑向死而生,湖面之上,与无名上演了经典大战,画面的唯美程度,从武侠电影历史的尺度上来看,也难有敌手。

  • 白色——最后的真实

秦王所言十之八九,但无名依然指出秦王对残剑的看法略有偏颇。

残剑不但不是心胸狭窄之辈,更是拥有包容天下之胸怀的大才。

对于无名的刺杀计划,残剑不置褒贬,他先用质疑无名剑法精准度的方法试图阻止无名刺杀,未果。

戈壁滩上,没有过多语言,一个将要踏上征途的和一个曾经背水一战的刺客。

他们都在某一时间将刺秦作为自己终身的使命,而现在格局的差距让他们产生分歧。

茫茫大漠,对于刺秦与否的矛盾像缠绕的衣纱一样纠结。

“杀”还是“不杀”,在残剑写出“天下”二字时两人心中就已有了答案。

这是残剑穷极十年追求的剑法奥义,在天下苍生面前,私仇,该放下了。

这段故事的讲述中,镜头所及之处主色调全部为白。

无名恳请残剑飞雪助自己一臂之力的真诚,飞雪如月的初心不改,残剑以苍生为重的宽大胸怀,都在这时完美展现。

刺客之于和平的渴求不比寻常百姓来的少,只是他们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路。

在秦王的追杀下,是白色映射出了刺客的心怀坦荡,头顶光明。

这是纯洁的颜色,是故事最后的真实。

  • 绿色——侠侣的美好回忆

在拦住无名的去路后,残剑讲起了他曾经刺秦的经历。

十年前他与飞雪相遇,而后很快坠入爱河,一起练字,一起悟剑。

他想起那日二人联手攻入秦宫大殿,绿幕之中,刀光剑影。

他曾与飞雪相依相守,为了理想并肩作战的一切美好就在他做出选择的那一刻戛然而止。

你问他为什么,他曾经也是一心要杀死秦王的刺客啊,只是相比复仇,他悟到了更为深远的境界。

于是幕落战罢,秦王保全,残剑收手,全身而退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绿色,是希望,是生命的颜色,刺秦之前残剑飞雪意气风发,高山流水下拥有了爱情,也度过了为理想拼尽全力的日子。

如今面对足以一统天下的秦王时却黯然失色了。

绿幕在残剑与秦王的打斗中落下,那份为“天下”放弃刺秦的大义已然在冉冉升起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纵览全片,四段故事,四种主色,红色热烈,蓝色清冷,白色明朗,绿色自然。

张艺谋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讲述了一个私仇面前以天下为重的故事。

电影中的色彩运用不说是华语电影的天花板,至少也是里程碑式的杰出创作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时隔多年,再一次品阅《英雄》,才发现当年的人们对这部电影误解太多。

在心理方面,色彩是电影中的下意识元素,它有强烈的情绪性,诉诸的不是意识和知性,而是表现性和气氛。

从这一角度来看,或许那些当年狂喷《英雄》的“正义之士”会因此而有些许改变,毕竟《英雄》的色彩对故事推进与反映角色的心理波动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。

重新审视《英雄》的色彩美学,才发现这是张艺谋最被低估的作品

2002—2020,十八年过去了,可以在国际上大放异彩的中国电影反而越来越少,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新世纪初的那股风潮让我们看到了无限可能。

为了中国电影,电影人们确实付出了很多,但还要继续奋勇向前。

国产大片,任重而道远。

 

1

发表评论